嫉妒是无形的兽

                  嫉妒是无形的兽


                                  By 佑一君

<01>

月岛萤沉默地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

这是一架常见的黑色立式等身镜,从镜子里可以轻易地看见自己的全身。这种东西当然不会出现在他的卧室里,自月岛刚才进家门后他便直接冲进了母亲的卧室。现在如果你顺着月岛的目光看去就会发现镜子里面的月岛全身正被一缕缕像是烟雾的黑色气体缠绕。


这股气体或者说是雾更为妥当些是在今天下午出现的。

今天正逢体育馆修整于是排球部难得放一天假,放学后月岛和山口一起回家,在第二个十字路口处山口照例去拐去嶋田超市练发球。

“明天见了,月。”

月岛略迟疑了下还是冲山口点点头然后注视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街角。

自山口去找嶋田学发球以来已经过了三个月,平日里排球部训练结束后山口还要去嶋田超市再练一个小时发球而月岛则直接回家。他们自小青梅竹马,两人的家离得也很近,顺着上学的主路走上二十分钟便到了月岛的家而山口则再需要向前走两百米。

以前放学回家的路上山口总在他身边喋喋不休,说今天的测验勉强及格或是今天训练时日向和影山两人毫无营养的对骂,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月岛则是沉默地听着偶尔回答两句,他并不讨厌山口对他说这些,或者说是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身边有这个聒噪人的存在。如果回应两句还能看见对方脸上满足的笑,这让他的心情也会莫名地变好,不过尽管如此他也从不表现在脸上罢了。

但自从山口去练习发球开始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回过家了。在IH与青城那场比赛以前,山口每周末还会抽时间出来去他家。但自从那场比赛之后,仿佛被刺激狠了,山口便开始更努力地练习发球整个周末都泡在嶋田那里。他们两人相处的时间变得除了学校和社团练习便寥寥无几。

 如果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月岛当然不会在意,但他们并不是朋友。

在名义上他们现在是一对恋人。


  在与山口交往之前,月岛从没谈过女朋友,对于情爱这方面的事算得上是一窍不通。他不明白那些来找他表白的女孩子为什么会喜欢上他,明明两人从没说过话连萍水相逢都算不上。在他心里所认为的喜欢便是两个人必须相互了解,即使对方走在他身边自己也不会觉得厌烦然他打心里能接受的一个人。

  这要求对于习惯于独来独往不好相处的月岛来说不可谓不高。但偏偏他就遇到了这样的一个人,能受得住他的脾气且愿意陪在他身边真心为他好让他从心里觉得熨帖。

于是在初中毕业典礼完,月岛便在山口拼命告白后在对方惊讶地目光中接受了对方的告白。

然后就一起升上了乌野。

对于月岛来说,虽然成为了恋人,但两人之间的互动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依旧是同往常一下每天结伴上下学,社团活动,周末一起打游戏或出门。两人连手都没有牵过更别提拥抱和接吻,山口好像是顾忌着他不喜欢肢体接触所以一直在努力克制不触碰自己这让他觉得莫名恼火。于是在某次训练后回家,在家门口告别时,月岛趁着山口不注意轻轻吻了下对方的脸颊。

直到现在月岛还能清楚地记得山口当时的样子,他呼吸一窒愣了半晌,脸上突然“腾”地变得全红耳尖仿佛能滴出血,他的嘴张合了几次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他还是什么也没说转身跑掉了。

第二天在学校山口好像还没缓过劲来,不仅上课走神午休时和他说话也支支吾吾的,过了几天才缓过劲来。这件事之后,也许是被鼓励了,山口的胆子变得大了些有时会趁着晚上回家路上没人的时候握住月岛的手,见月岛并没有讨厌的样子还会握得更紧一点,笑容都要弯到耳边。


就在刚才,月岛下意识地想叫住山口。

说自己没有私心是不可能的,他想问对方明天有没有时间陪他去最近新开的那家甜品店。以前这种事明明不需要自己说对方就会主动来约他一起,但是月岛知道他的私心对于现在正处于勤奋状态的山口是一种形式上的打扰,于是他只是迟疑了下还是没能问出口。

心里觉得不舒服,那种奇怪的感觉又一次袭来,像是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月岛曾陪过山口去嶋田那里练发球,山口练习时很专注,他对自己要求很严格总是征求嶋田的意见,嶋田也是不厌其烦地讲解一次又一次。月岛看着山口和嶋田两人之间堪称为默契的互动不知怎么心里莫名就觉得难受起来。

山口望向嶋田的眼睛里闪着光,充满了尊敬和毫不掩饰的喜欢。即使月岛知道山口对于嶋田的感情只是普通的师徒情谊可他就是看着不顺眼。

明明以前他只用那种眼神注视过自己。

  月岛突然觉得很烦躁,于是他悄然离开了嶋田超市,之后再也没去过那里。


  月岛与山口分开后顺路去了便利店,他一边翻着漫画一边想着山口的事心里那股别扭劲仍旧没有消失反而有加重的趋势。他在结账的时候不经意瞥见了玻璃棉映出的自己,然后他就看见了自己身上环绕着的一层层黑色的雾气。


<02>

  英语课上山口忠愁眉苦脸地盯着眼前英语书仿佛要把它看出个洞,但他的注意力并没有在英语书上思绪也飞出去很远。

  最近这几天,山口发现月岛对他的态度变得很微妙。

  本来月岛平时的话就不多,两人交谈十句话有八句是他在说,可最近这几天基本都是他在自言自语了。月岛从偶尔对他说几句话变成了偶尔从嘴里吐出几个音节,虽然差别不大,可对于山口来说这无疑就是天壤之别了。就像是月岛与普通同学平日里强制性的交流一样,有点不耐烦和敷衍的意味在里面。

  而且就在昨晚,因为嶋田有私事,山口没去练习发球和月岛一起回家。在路上他偷偷瞧着四周没人照例想去牵月岛的手谁知还没碰到手指就被对方不留痕迹地避开,月岛也没说话就径直向前走,山口瞅着他自己抓着空气的右手愣了下然后感觉心脏被狠狠地揪了一次,被月岛无声地拒绝瞬间让他难过无比,就像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可怜又好笑。

  他定了定神,看着对方已经走远的背影,把糟糕的情绪通通收拾干净然后快速追了上去。


  对于山口来说,能和月岛交往就像是在做一个甜美的梦。不真实,虚幻地,却又会让他觉得甘之如饴不可自拔地陷入其中。

  山口一直不明白月岛为什么会答应和他交往,他向月岛告白时本来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却没想到听见了他最不敢相信的答案。他曾经想过月岛会不会有那么一点喜欢他,但他很快便否认了。山口觉得自己算是有自知之明,他成绩一般长相一般排球的技术更是烂到家,和月岛相比他简直就像月光下的萤火那么不起眼。与其让他相信月岛是因为喜欢他才和他交往,还不如说是因为觉得一时好玩所以才糊里糊涂地答应,等到月岛觉得腻了没意思了,他就可以轻易抽身,轻松退回到朋友之间的关系。

所以山口一直不和月岛有亲密的肢体接触一是顾忌着对方不喜欢与人接触,还有一个就是他怕太过逾矩惹恼了对方和他分手。

山口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自己的梦,直到月岛吻他的那一天。

天知道当他意识到月岛吻了他之后他多么想叫出来,仿佛在虚幻中触碰到一点真实。月岛当时的脸上是带着笑意的,眼神里还藏着一抹狡黠,注视着他的眼睛深处蕴藏着他渴望已久的温柔和丝丝喜欢。

山口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笃定月岛是喜欢他的,但他就是知道自己没有理解错。

本以为的一厢情愿变成两情相悦,意识到之后的山口脸烧得通红,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一溜烟跑回了家把自己埋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

之后山口终于敢触碰月岛了,虽然仅仅是牵手,但这也让他无比满足,有种梦想成真的感觉。

但最近月岛对他的态度让山口惴惴不安,他觉着月岛应该是生气了,可是山口不知道月岛生气的原因。

山口决定明天一定要找月岛问个明白。


<03>

第二天中午山口把月岛约到了学校后舍,这地方平日不会来人很适合两个人谈话。

月岛倚着墙壁双手环绕在胸前不肯看山口,脸上一副捉摸不透的表情。山口看着这种样子的月岛心里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勇气一下子消了大半。

他向前走了两步靠近月岛拽了下对方制服的袖口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我是不是做了什么惹月不开心的事情。”

月岛回过头看向山口,对方正一脸紧张的样子瞅着他眼睛里满是不安。

“你上周末去哪了。”

“上周末?”山口稍稍思考了一会儿。

“上周末我和影山还有日向一起去谷地同学家补习英文了。”

“为什么不找我?”月岛的音调稍稍拔高,语气也不自觉加重。


就在不明雾气出现的第二天月岛自己一人去了那家新开的甜品店,经过验证月岛发现这团雾气只有自己能看见并且只能通过镜子之类的物体反射之后才能看见。他一边朝着甜品店的方向走一边想着这件事,过马路的时候竟意外地看见山口与日向影山谷地从一栋公寓内走出,他们简短的交谈了一下日向影山和山口便挥手向谷地告别,谷地看着他们走远后便返回了公寓。

三人一边走路一边聊天,不知谈到了什么,山口的表情突然窘迫起来,他一边挥手一边拼命解释着什么,日向和影山还大大咧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月岛在马路这旁安静地看着他们。

山口与自己在一起时对影山和日向都是嘲讽居多,而且通常是在附和自己,但是私底下他们却像朋友一样随意地交谈这就证明山口平日里给影山和日向留下的样子还是很好的。

升上乌野之前,能被月岛称之为朋友的人只有山口一个,而月岛也一直认为山口的朋友也只有他自己。升上乌野随之进了排球部,月岛发现山口的身边再也不只局限于自己一人了。

仿佛是“自己的山口”变成了“大家的山口”。

心里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一次袭来,月岛深深地看了两眼正冲着日向露出笑容的山口转身回了家。


“因为月不是拒绝了日向和影山吗?我想临近期末月也需要时间复习吧?正好日向找我说要在谷地同学家开学习会,于是我就去了。”山口轻声说着,眼睛里带着讨好的意味。

临近期末排球部全员必须通过考试不能挂科否则无法去暑假的合宿。日向和影山因此来求月岛补习过,月岛教了他们几天还是没坚持下去,影山和日向也没再来找,原来他们是去找了排球部新来的实习经理帮忙。

“你可以来找我的,你和他们不一样。”听了山口的解释月岛心里稍微舒服了一点,毕竟山口有在为他考虑。

听了月岛的话山口心中顿时轻松不少,月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

“月说我不一样是因为我对于你是特别的吗?”

“当然,毕竟我们是…恋人。”说到恋人这个词的时候,月岛不自在地停顿了下。对于月岛来说直面说出他们两人的关系让他有点不好意思,但他还是努力不让这种情绪表露在脸上。

月岛对两人关系的肯定让山口十分惊喜,他扬起大大的笑容然后猛地抱住月岛把头埋在他的肩膀。感受着怀里的温度,月岛的心情也逐渐变好他伸手环住山口把他往怀里压了压然后小声嘀咕着。

“我不喜欢看见你和别人在一起。”

“别人是指?”

“日向,影山,谷地,还有…嶋田。所有和你接触的人我都不喜欢。”

“噗。”山口被月岛孩童般的言论逗笑了,月岛在他心中从来都是冷静,从容不迫的,如此任性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

“月这样说就像是在嫉妒日向他们。”山口在月岛肩头蹭了蹭随口说道。


啊。原来是这样。

听了山口的话,月岛终于明白自己心中那一股莫名的不舒服的感觉是什么了,它是源自于一种名为嫉妒的让人不安又焦虑害怕失去的一种感情。

“恩,没错。我就是在嫉妒。”月岛把山口的身子扶正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他直视着山口的双眼语气里带着无法令人质疑的肯定 。

“尤其你还曾经说过谷地很可爱。”

这是谷地刚来社团参观时候的事,山口见到谷地后由衷地称赞了句对方很可爱,然后便被身旁的月岛听了去。

山口没想到月岛还记得这件事不禁有些失笑。他与月岛的目光相接,清楚地看见对方眼睛包裹着小小的自己。山口心中被名为欢喜地情绪牢牢占满着,他深吸了两口气,手攥成拳,花费了他这辈子积攒的所有勇气,对准月岛的方向狠狠地吻了过去。

双唇相碰山口用舌头撬开了月岛的牙关,月岛稍微愣了下但是很快反应过来反客为主夺回了主动权。


话说开以后,月岛的行为变得更加随性些,有时候还带着一点霸道的成分在里面。

比如现在,训练结束后月岛和山口负责拖体育馆的地板,两人一起从角落里开始,月岛趁着山口分神的功夫凑过来亲了下他的脸颊然后看着对方瞬间脸红慌慌张张的样子愉悦地勾起了嘴角。

至于他身上那团让人心烦的黑雾早在两人和好后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社团训练结束后,山口和月岛一起回家,两人双手相握,在第二个十字路口处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同一个方向。


                                                                               END

01 May 2015
 
评论(4)
 
热度(52)
© 此号已废 | Powered by LOFTER